回眸一眼就心动

【治愈系】最初 Ⅷ

——如果凯源是卖腐。 

- 上章点我 -
 
VIII
 
[ 我今天碰到个算命的,追着我非说我印堂发黑被下了盅。还说是最毒的情盅,这年头,骗钱的方式越来越高大上了。以前怎么没人说我中了盅=_=] 
 
[ 世上无情盅,更无解药,有的只是自己给自己下盅的人。]来自把妹小能手腿哥。 
 
时光如白驹过隙,恍惚离高考只剩最后一个月的冲刺。 如同又回到三年前的那个五月,我的心态还好,倒是阿姨们太紧张,寄到我学校的信几乎都变成了考前注意事项和复习资料。 
 
因为学校对高三冲刺时间的安排太紧,我只好住在宿舍,和腿哥正好上下铺。 
 
而有些公司里重要的公事需要通知我的这个任务,公司全权交给了王源。 
 
小马哥说是因为我们学校的门卫跟王源比较熟,方便进出。 
 
嘁,还不就是想找个机会让我俩搞好关系。 
 
上次他来我家那次,我妈对着王源围着围裙煮面的背影花痴了好久,拍了照片准备发给她好友圈互fo的几个好姐妹看,结果一个手癌不小心,点成了公开发布… 
 
我妈太高调,早就有人扒出她的号。 
 
不过两分钟,首页又是一阵狂欢,被我以前打击的死无全尸的阿姨姐姐,顿时满血复活嚷着还可再战五百年。 
 
少女心泛滥的老阿姨天哪这么心灵手巧的boy[泪]好想认来做二儿咂~辣样就可以好好管管我家叛逆的老大了![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图片.jpg] 
 
那一组图满满的"贤惠"既视感,地点在我家,发图人是我妈,还有这么令人无限遐想脑洞乱开的语言。 
 
加上那天正好动了些小心思。 
 
虽然被自己抑制下去,但心里还是响起了警铃。 
 
其实我们的关系已经缓解得差不多了,但要我说个具体定位,仍然是说不清道不明,总之要我和他做好兄弟,我会脱口而出不可能。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王源来我寢室来得很频繁,不只是传达消息,更多像是来走基层送温暖,每次来都会带些吃的,有时候是帮我懒得出奇的老妈送饭,有时候说是他妈做的小点心顺便稍些过来。看得我几个室友直羡慕。 
 
“别熬夜晚了,记得补充能量。” 
 
“腿哥你要照顾好他,看起来都瘦了。” 
 
这些被粉丝们说了N遍的话,他说出来却有种不一样的感觉。温暖如春风,小心翼翼撩着我内心深处的柔软。 
 
“笨蛋,自己瘦成那样还说我。”我随口一句,他便没了声,睁大了杏眼惊喜地看着我。 
 
他压抑着兴奋走到我身旁,凑在身边轻轻道了声晚安,然后心情极好地与室友们打了个招呼,一路欢快小跑着离开。 
 
耳括还有余热。腿哥说,你是没听到你语气有多温柔。 
 
 
终于迎来了高考那天,经王源一个月的悉心照料下,我比以前还重了几斤,他像一个抽糖果包抽到了数量最多的小朋友一般自豪地夸自己,眼睛亮亮的,脸颊红红的。 
 
我最近像着了魔一样,大脑一空下来就出现某人的笑魇,所以我疯狂做题让脑中充实,可当某次算着一道难缠的数学题昏昏欲睡,清醒时却看见被吹落的草稿纸上一整页歪歪扭扭的王源二字吓得我一个哆嗦… 
 
站在考场大门口,我摇头甩掉某些杂念。 
 
先专心考试,考完或许应该确认一些事情。 
 
后面加油的声音陆续响起慢慢变成展齐的口号,不用回头也猜得到,那个人一定也在其中。 
 
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你在意的人愿意等你。 
 
理综结束,将脑细胞全数释放,连空气也变得无比流畅。 
 
从偏门出来,便看到那人被十来个女生包围着,笑得很勉强,想必又是在问些无聊的东西。 
 
这么说来,他在这里等了两个多小时,也许被那些粉丝纠缠了两个多小时。 
 
他看见我出来,急促地想从人群中逃脱,偏偏她们不以为然,仍继续间接刁难,她们的面容我都略眼熟,几乎每天都会在我学校门口守着。所以她们应该是唯,那王源现在… 
 
他脸色已经很不好了,眉头皱起,眼神不断往我这边瞟。 
 
突然旁边长头发的女生一把挟住他胳膊。 
 
太过份了… 大脑不受控制,像离弦之箭冲出,等反应过来,我已经将他整个人护到身后。 
 
“你们干什么。”王源听我不对劲的语气立马扯着我的袖角给我暗示。 
 
那些粉丝有些尴尬,想说什么又被我浑身散发的怒气震退,悻悻退后两步。 
 
余光瞥见他白皙手臂上几条渗出细小血丝的指甲印,脸上却强忍着痛楚。 
 
一手揽过他的臂弯挡住伤处,一手覆在他的背后,蝴蝶骨硌着手心。 
 
“别跟过来。”她们只好停住。任我带着王源离开。 
 
“喂…”一路沉默,直到他含糊不清地小声哼了一句。那人的脸染上了不自然的红。 
 
嘿,今天可没有夕阳啊… 
 
“脾气太好会吃亏的。”我挽起他的袖口指腹在他胳膊上红印处蹭了蹭,听到他断断续续轻脆如铃般笑声。 
 
“好啦下次会注意…我总以为对别人好别人也会对我好…哈哈好痒别蹭!”眼中如一汪春水,圈圈涟漪漫散着一圈圈不尽的柔软。 
 
 将手覆于他的发顶,毫不客气地揉乱,沿着发际线慢慢垂下带起一撮呆毛。“傻子。” 
 
 
因为路上偶遇这么简单得让人吐血的原因,我们班几个能被王源苏到跪地不起的女生连拖拽带苦口婆心地劝终于把他拐去了我们毕业聚会。 
 
说是毕业聚会,其实是一群没节操的汉子和女汉子趁机耍疯干些丧心病狂到极致的事。 
 
他们精心策划一系列以前有学校拘束不敢放开了用的损招,然后最可恶的是他们会泪眼婆娑地以毕业难以见上一面的名义让你无法冷血拒之。 
 
比如现在,在整栋建筑最高层的ktv大包厢,几个死党坏笑着锁上门和窗。 
 
“这么激动人心的时刻怎么少得了真心话大冒险呢!”又特意压低声“放心吧俊凯!门窗都锁紧了你的风流事不会泄漏的~” 
 
要不是此刻不能发表情我一定高冷地再见你一脸。 
 
本来想着玩就玩吧!又不知道哪个蠢蛋多嘴来了个不喝酒不尽兴的狗屁规矩得到一票人响应,结果变成了被转到先喝一杯再完成任务。 
 
喝你妹啊!劳资(哔)明天有场试镜啊! 
 
说我命运坎坷还不信,才第一轮,酒瓶口不偏不倚地正对着我。 
 
“来来来大哥先罚一杯!” 
 
“明天有部电影要他去试镜他不能喝酒。”顿时整个包厢都焉了怪声怪调抱怨好扫兴。 
 
终是心软,刚刚的声音又接下。 
 
“要不…我替他喝?” 
 
事实表明这群人的确丧病到一种境界,听到王源这句话抱怨立即停止 
 
…瞧这尿性,敢情是在等着他这句话。 
 
他抿唇心一横整杯直接灌尽,引得男生连拍手叫好。可看他表情好像不是那么轻松。 
 
“大冒险。” 
 
右边的妹子迫不及待帮我翻开最上张牌。 
 
“和左边第一个同性十指相扣半小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左边,然后爆发出一阵激动的尖叫。所有人都带着看好戏的神情看着我,和我左边的,王源。 
 
我一定是欠了上帝很多钱。(上帝这是宿命23333) 
 
我还在犹豫,低头盯着他随意垂在身侧,修长纤细骨节分明的右手。 
 
突然那只手抬起,自然握住我的左手,滑腻触感的指节插入我的指缝,十指相扣。 
 
柔软掌心将温度传递给我,明明坐在空调下方却浑身燥热。 
 
居然真的有这么邪门的事,包厢里二十多个人,酒瓶转了十次有四次都指向我和王源的方向。 
 
对大冒险的题目有些后怕,于是我们都选择了真心话。 
 
“你的初吻还在吗。哇这还用问啊大哥情场老手开现笑!” 
 
我抚额,很尴尬地点头,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说我跟众多女友连手都没碰。 
 
“怎么可能诶,你抱过她们吗?”我摇头。 
 
“带她们去过游乐场那个最大的摩天轮吗?”摇头。 
 
“有没有带她们见过你父母?”还是摇头。 
 
“卧槽这也叫谈恋爱?” 卧槽难道干了这些才叫谈恋爱!?那… 
 
微微感觉交握着的手僵了几秒。拥抱,摩天轮,见家长,这不是… 
 
“你有没有喜欢的人?”腿哥的声音打断我的思路。桌上的瓶口指向王源,几杯酒下来他已经有些不适,低着头看不清表情。 
 
“…有。” 心尖泛起一股酸劲。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腿哥继续逼问,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更想让我用胶布塞住他八卦的嘴。 
 
“他啊…对人又好又温柔。” 
 
 
要知道背上这个人以前都没沾过酒,打死也不会让他帮我挡酒。 
 
还有…这个笨蛋形容别人难道只会用一句话么。 
 
本来想让腿哥和我一起把他弄回去,那个杀千刀的居然找借口说有约一个人跑了。 
 
背上的人匀称的呼吸散在我的颈窝,左手圈着我的脖子,右手仍与我左手相扣。 
 
离说好的半个小时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 
 
“小凯…” 
 
“…”从颈间传来的呢喃挠得我心头直痒。 
 
如同春风拂过。 
 
———————— 
* 第二句借用了悬疑作家轩弦《情蛊》的梗 
 
下章kiss,下下章完结… 
亲亲别抱太大期望啊~~lo主很乖的不早恋初吻还在啊不造谈恋爱亲亲的滋味QAQ

评论(11)
热度(91)

© 肥桃 - | Powered by LOFTER